国民彩票 > 神圣罗马帝国 > 第七十八章、忠诚在奋斗

第七十八章、忠诚在奋斗

小说:神圣罗马帝国作者:新海月1字数:0更新时间 : 2019-10-09 23:13:40
闪电没能撕碎浓重的乌云,巨雷在低低的云层中滚过之后,滂沱大雨就铺天盖地地压下来,哗哗地下着,像老天也在为墨西哥城的不幸而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宫中,马西米连诺一世静静的坐在哪里一动不动,仿佛进入了贤者状态,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,外界的一切似乎都和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快走吧!敌人就要围城了,再晚就走不了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侍卫焦急的话语,将马西米连诺一世拉回了现实。这场大雨来得很及时,成功了拖延了叛军的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西米连诺一世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用了费伦,墨西哥没有逃跑的皇帝,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,你们都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大势已去,马西米连诺一世没有进行最后一搏,反而是遣散了手下,独自面对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做法无疑是正确的,让他成功的避过了人性的丑恶。真要是拉着大家一起陪葬,估计就要亲身感受一次被人出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少数死忠外,其他人都跑路了。当然,留下来的也未必就是他的死忠,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关系太紧,离开了皇帝的庇护只能流亡海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跟着别的皇帝,自己腰包里捞够了,流亡海外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这位可不一样,平时就算是有好处,落到手中的也很有限。现在就算是想要跑路也要考虑经济情况,锦衣玉食贯了可不是那么容易过苦日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很多人眼中,马西米连诺一世这个过气的皇帝仍然很有价值。就算是现在下台了,哈布斯堡家族仍然处于鼎盛状态,未来还有复辟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不济也可以找一张长期饭票,追随皇帝的忠臣,还能够被饿着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很遗憾,马西米连诺一世不是普通人,他压根儿就没有准备跑路。任由手下人怎么游说,都不愿意前往奥属非洲殖民地避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坑苦了很多人,叛军不一定敢杀皇帝,但是杀他们这些人可没有压力。那怕是为了渲染自己的正义性,革命党人也要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时空就是一不小心杀过头了,导致墨西哥陷入了军阀混战中。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,革命总是需要流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帮失败的改革派,自然是就是最好的祭品。没有冤枉的,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无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一路人,不进一家门。马西米连诺一世自己是理想主义者,聚集在身边的自然都是志同道合的理想主义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吹牛逼的时候大家都很厉害,办事的时候就掉链子。但凡是有点儿能耐,也不会让叛军翻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的不说,只要一开始就大开杀戒,或者是不要赦免那帮政治犯,起义军的发展速度都没有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起义军高层,十之五六都是马西米连诺一世自己放出去的,剩下的那十之四五也是他们不切实际的改革给弄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局势最好的时候,叛军就剩下了几支人百八十号人的游击队,要不是关键时刻掉链子,都没有叛军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先离开吧,后面我们还有机会东山再起。拿破仑都有过6月复辟,何必执着一时的得失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侍卫长是真的急了,别人可以跑,他跑不了。他可是从奥地利跟过来的。作为马西米连诺一世的侍卫,要是丢掉皇帝跑路回国,就算是哈布斯堡家族不找他麻烦,他下半辈子还怎么抬起头做人?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这次失败的投机,他的野心已经磨灭的差不多了,建功立业神马的都不想了,只要可以安享晚年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只是马西米连诺一世的侍卫长,不需要为墨西哥政府倒台负责,只要带着皇帝平安回去,那就不算是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了还可以继续给马西米连诺一世这个退位皇帝当侍卫长,扮演一个忠臣形象,哈布斯堡家族是不可能亏待忠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靠着威逼利诱,费伦还是收拢了一支百人小队,准备护送马西米连诺一世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都是打着马西米连诺一世的名义干的,许诺出去的好处,还是要由这位过气的皇帝来买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要怀疑,再怎么落魄,马西米连诺仍然是大人物。只要回到了维也纳,要兑现这些承诺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他还做好了失败的准备,到时候就带着皇帝躲进奥地利使馆中,要是叛军敢进攻,正好给维也纳政府提供干涉的借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西米连诺还沉沁在失败中,自然没有留心手下人的动作。依旧是摇了摇头,沉默了半响过后才说道:“拿破仑都失败了,我们凭什么成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费伦傻眼了,死脑筋的中二中年不好惹啊,完全就是认死理。成功自然是机会渺茫,他只是为跑路找一个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叛军距离墨西哥城只有一天的路程,一旦雨停了他们机会围城。错过了这个机会,我们就很难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西米连诺一世依旧是摇头,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,要留下来问叛军为什么要造反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叛军没有冒雨行军,真的是体恤士兵么?答案是否定的,包括胡亚雷斯总统在内很多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马西米连诺一世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大家也是故意留下一个这么明显漏洞,就是让他赶紧滚蛋,最好是病死在路上,大家就不用犯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办法,政治斗争是复杂的。不要以为马西米连诺一世赦免了很多叛军高层,这些人就感激他了。就算是存在感激之情,在现实面前也没有人敢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不管心里怎么想,明面上绝对会对他喊打喊杀,而且还是态度非常坚决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还有一部分人曾经是马西米连诺一世的支持者,在改革过程中利益受损,站在了对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部分人利益受损者,自然对马西米连诺一世恨之入骨,不对他喊打喊杀,那实在是对不起墨西哥人民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时空马西米连诺一世就是这么被送上了断头台的。但是现在不一样,奥地利已经和墨西哥做邻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杀了马西米连诺一世,谁知道哈布斯堡家族会不会善罢甘休,万一打着复仇名义入侵墨西哥,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喊口号归喊口号,却没有想要和奥地利打一仗。不要看法国人灰溜溜的撤军了,实际上法国人一直都是压着他们在打,还在他们内心深处留下了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亚雷斯总统既不想留着马西米连诺一世这个麻烦,又不愿意为了这个问题刺激到奥地利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同于法国人失败后就离开了,奥地利可是有根基的。奥属中美洲殖民地的力量一口吞不下墨西哥,但是从他们身上咬下一块肉还是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亚雷斯可不是土鳖,他还是关心国际政治的,至少身边的邻居他还是非常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利坚合众国想要墨西哥的市场,美利坚联盟国同样在打他们的注意,英奥西三国也对他们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还有法国人挡着,这些势力都非常的克制,现在这份儿压力就落到他们肩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凭借逼走法国人的威名,能不能震慑住这些敌人,胡亚雷斯总统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宁愿留着马西米连诺一世这个隐患,也不愿意因为这个问题,招致各国的干涉。

        雨渐渐停了,马西米连诺一世还留在了皇宫中,不肯离开这个伤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叛军正在前往墨西哥城的路上,墨西哥城已经人心惶惶,费伦已经快要压不住底下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沉不住气的侍卫问道:“将军,陛下还是不肯离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要看费伦只是一个侍卫长,但是军衔一点儿也不低,还是墨西哥帝国的一名中将,这方面马西米连诺一世还是很大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卡兰迪,沉住气。派人盯着叛军,现在情况有变,陛下不肯离开皇宫,必要的时候我们只能强行带他进入奥地利使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已经和奥地利公使谈好了,你们连同家眷都可能获得奥地利国籍,叛军是不敢动奥地利公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费伦的解释,众人的情绪稳定了下来。墨西哥帝国也是一个半殖民半封建帝国,列强在这里也有很多特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应对涉外事务的时候,墨西哥政府从来都是小心谨慎。相对而言,马西米连诺一世执政期间,还是墨西哥对外最强硬的时期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出身的关系,马西米连诺一世对欧洲各国了解的很深,没有那么多畏惧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政府官员畏之如虎的事情,却吓不倒他这个皇帝。很多时候都可以按法律执行,就算是各国公使出面他也可以从容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没有什么卵用,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让皇帝来处理。该有的特权还是一样不少,官员们是畏之如虎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道护身符,至少可以保证不被叛军清算。对内可以举起屠刀,对外的时候胡亚雷斯政府是绝对不敢玩儿屠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还跟着费伦混的,都是妥妥的保皇党。皇帝即国家,跟着皇帝混,自然不存在所谓的叛国,大家没有心里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还在赌马西米连诺一世会复辟,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出身。哈布斯堡家族有实力让他复辟,在正常思维中哈布斯堡家族没有道理放弃到手的皇冠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西米连诺一世和家族的矛盾,可不是普通人能够知道的。哈布斯堡家族不好意思对外宣布,马西米连诺更加不敢说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叛军即将到来,墨西哥城已经乱做了一团,打砸抢烧,每一刻都在上演,人性的丑恶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一名青年士兵纵马闯入皇宫中,口中还吆喝着:“叛军进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这个消息的传来,王宫中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这次费伦没有再去请示马西米连诺一世,当机立断道:“走,大家护送陛下去奥地利使馆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马西米连诺一世愿不愿意,就被强行架上了马车,前往奥地利驻墨西哥使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空间狭小的奥地利使馆,显然是住不下这么多人的,不过没有关系可以临时扩建使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边的几栋建筑物,都被插上奥地利的国旗,顺利变成奥地利驻墨西哥使馆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都在这里,扩建使馆完全是合法的。木已成舟,马西米连诺一世也无法指责手下人自作主张,人家这也是在尽忠。

        奥地利公使康普顿嘴角都快要笑开了,要知道这可是送上门来的功劳,机会千载难逢。

        成功的把马西米连诺一世送回国,可以谈好伟大的皇帝陛下;就算是失败了,也给国内制造了一个干预墨西哥的借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康普顿可不怕叛军,再怎么样墨西哥叛军也不敢拿他这奥地利公使怎么样。要是动了他,那就是向奥地利宣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恐怖后果,不是这个新生政府能够承受。大家努力奋斗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才翻身做了主人,可没有人愿意继续回去过东躲西藏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顿好了马西米连诺一世后,心情大好的康普顿公使立即向众人许诺道:“不要担心,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奥地利驻墨西哥使馆的卫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军装,随后你们换上就可以了。如果叛军敢动手,那就是向伟大的奥地利挑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康普顿是早有准备的。自从和费伦联系上好,就立即让奥属中美洲殖民地送来了一批军装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只是换上一身衣服,性质就瞬间不一样了。由墨西哥皇帝的侍卫,变成了奥地利使馆的卫兵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奥地利在墨西哥城有没有驻军权,这个问题不要考虑,那是必须要有啊!就算是没有,也可以让马西米连诺一世临时签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胡亚雷斯领导的共和政府承不承认,反正奥地利这一刻都拥有了驻军权。康普顿充分展示了一名列强公使的业务水平,不动声色的为奥地利拿到了一项特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片欢呼声响起,现在终于安全了。成为了奥地利使馆的卫兵,这意味着他们已经躲过了这次风波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失落的就只有马西米连诺一世,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叹息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anlpco.com。国民彩票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anlpco.com